搜 索
您的位置:首页>广西各地
字号:
武警广西总队崇左支队官兵抢险救灾纪实
发表时间:2019-06-04 17:07:51来源:中新网广西

摘要提示:受灾严重的群众断水、断电、断粮,电话打不出、人员走不出,有的村屯失联,武警广西总队崇左支队闻“汛”而动,兵撒洪流,以血性担当为人民群众撑起生命的“保护伞”。

  撑起生命的“保护伞”

      ——武警广西总队崇左支队官兵抢险救灾纪实

  中新网广西新闻6月4日电 (李国闯 杨瑞)5月27日以来,连续多天强降雨,让崇左市大新县、天等县十多个乡镇数十个村屯陷入一片汪洋。受灾严重的群众断水、断电、断粮,电话打不出、人员走不出,有的村屯失联,武警广西总队崇左支队闻“汛”而动,兵撒洪流,以血性担当为人民群众撑起生命的“保护伞”。

图为崇左支队官兵翻山越岭运送“救命粮”。
图为崇左支队官兵翻山越岭运送“救命粮”。

  闻灾而动赴战场

  5月28日下午,广西崇左市天等县进远乡和平村下念屯,小山乡小山村贺屯、把龙屯、直屯、桥屯、百龙屯、陇芽屯等十余自然屯被洪水围困,距离小山村最远的百龙屯、陇芽屯失联近20小时,周边河水持续上涨,被困村民生死未卜。

  “支队命令我们马上行动!”支队值班室通过当地政府部门和地方群众了解到灾情,派天等中队紧急出动,第一时间赶赴进远乡和平村下念屯。

  与此同时,支队长邓松山将机动大队兵分两路,一路装载两车群众急需的救援物资前往和平村下念屯;另一路携带冲锋舟赶往小山乡龙桥村。

图为崇左支队官兵开路翻山运送“救命粮”。杨瑞 摄
图为崇左支队官兵开路翻山运送“救命粮”。杨瑞 摄

  一路上,暴雨如注,部分路段塌方、洪水没过路面,透过车窗,官兵们揪起了心:“这种情况,我们能进去吗?”

  “就是游也要给我游过去!”邓松山告诉救援官兵,受灾群众面临的灾情比这还严重,无论如何都要挺进去。当天,平常2小时的路,官兵们走了近4小时。

  在龙桥村救援现场,驻村干部告诉官兵,距离最近的龙桥村有150人被困,但道路被山体滑坡阻断。

图为武警驾驶冲锋将物资运送进村屯。
图为武警驾驶冲锋将物资运送进村屯。

  遇山开路、遇水行船。支队与当地救援队勘察分析决定,连夜打通被阻路段,尔后根据道路被淹情况再选择徒步或驾舟进入。

  挖掘机抢通道路,官兵抢搬运送物资。为节约时间,副支队长陈道组织官兵将救援物资搬运至巴龙水电站空旷场地,以便道路一打通便能很快救援。

  此时,前往进远乡的官兵也并不顺利,有一段路路面的水近腰深,只好推着冲锋舟谨慎地探水前行。

  “通了!通了!”经过近一小时的刨挖,龙桥滑坡路段打通了。然而,前方部分路段又被洪水淹没。寂静的黑夜,汩汩、哗哗的洪水声,像一声声呼救,不停地催促着官兵。

  “先急后缓、先近后远,注意安全,抓紧行动!”支队长一声令下,官兵驾驶冲锋舟冲进了最危险的“战场”,慢慢消失在夜幕洪流中。

图为官兵将一名老人转移到冲锋舟上。
图为官兵将一名老人转移到冲锋舟上。

  挺进“孤岛”送“水粮”

  百龙屯、陇芽屯已失联近20小时。两个屯距离最远、灾情最重。走水路,洪大水急,冲锋舟极易倾覆;走陆路,全被淹没,无法通行。

  “开路翻山!”29日一早,邓松山与陈道各带一支救援队决定翻山越岭绕进“孤岛”。

  陈道作为先遣队,开路先行。不料,刚走不到300米便遇到了情况:洪水如瀑从山上奔泄而下,有近100米路面被洪水全部淹没,无法判定路面位置和水深,路右侧山洪汹涌,左侧悬崖峭壁,不时有土石掉落。

图为武警官兵成功将“救命粮”运送至受灾核心区。
图为武警官兵成功将“救命粮”运送至受灾核心区。

  陈道一边派出安全观察员,一边与队员观察分析四周地形,最后决定采取依靠山林树木拉保险绳的办法,攀爬左侧山林,依托保险绳沿山林陡峭山腰依次绕开淹没道路前进。

  在前面负责开路的四级警士长陈苏华、钟德强利用灌木等向山腰攀爬,将携带的保险绳捆绑在大树上,让其余队员借保险绳先行将救灾物资运送上山腰,再依靠保险绳攀登到半山腰,从山林间穿山翻越而过,越过淹没路面再从半山腰下到主干道路。

  40多分钟的山林穿越,队员们的鞋子不时被山林的藤条绊掉,有的被荆棘划破手掌,但他们硬是凭着顽强的毅力,相互鼓励、相互帮助通过了淹没路段。

  邓松山带领官兵作为人员解救和物资运送队,主要利用两艇冲锋舟不断将水、面包等物资送至伏驼屯。

  “01、01,陇芽屯水太大了,根本无法进入。”上午10时许,对讲机传来了先遣救援队反馈的信息。邓松山当即向联指建议,由当地一名向导带路再组一支先遣队,另辟蹊径,绕过外围灾情稍轻的直屯,开辟新的救援通道。

  逢山开路,遇水绕行。邓松山这支先遣队通过转碾4座山,翻山、钻林、涉水2个多小时,终于到达陇芽屯附近一处高地。侦察员准备利用无人机查看陇芽屯灾情,却无信号,只好用摄像机、照相机采集信息,以最快速度反馈情况。

  上山容易下山难。由于山高林密、石利路滑、虫蛇出没,下山异常艰难,一路磕磕碰碰,腿脚和手臂多处擦伤、划伤。此时,距离陇芽屯失联已经24小时。

  陇芽屯四面环山,被洪水围困成了“孤岛”。13时许,现场联合指挥部决定,由支队15名官兵携带橡皮艇作为第一梯队,其余官兵每人背负一户二日份食物作为第二梯队,向陇芽屯进发。

图为武警官兵将几名老人转移到安全地带。
图为武警官兵将几名老人转移到安全地带。

  路窄林密、乱石杂陈、危崖耸立、激流冲袭,官兵们不顾个人安危,拉绳索、攀陡壁、趟洪水……,徒步7公里,一个来回历时3小时,不但将一艘橡皮艇运至核心灾区,而且将三车救援物资运送到了陇芽屯,发放到了每户被困家庭。

  期间,战士陈晓城被马蜂蛰了一个包,成新春、陈佶强手臂、腿部多处划伤,邓榕强、黄永淮双脚由于长时间浸泡在水里脱皮……但救人送粮的脚步丝毫未放慢。

  “那些官兵很辛苦的,徒步四五十分钟,用力地跑,用力地跑,一个接一个,一个接一个……”当地村民罗勇春十分担心该屯亲戚的安危,几次试图前往因无路可去而放弃。听说官兵当天要进去,紧随官兵一起上了山。

  经过艰难曲折,傍晚,官兵最终于进入失联了一天多的百龙屯。被困群众大都把重要物资和牲畜转移到了三楼,许多人已有两天未进食。

  “快,赶紧吃两口。”官兵撕开一包蛋黄派,并把其实“救命粮”递过去。一户、二户、三户……,官兵以最快的速度把“救命粮”送到位,把处于险境的群众接出来。汩汩的洪流声中,不时传来群众响亮的声音:“感谢政府!感谢你们!”

图为武警官兵正在转移受灾群众。
图为武警官兵正在转移受灾群众。

  劈波斩浪救舟上

  29日,在进远乡和平村下念屯,水齐腰深,路已经无法正常通行,远处楼房被淹没一层多,官兵只能驾舟进入。

  舟要进屯,必须经过一片水下树林,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损坏发动机,甚至翻船。

  机动大队大队长李威将官兵分成5人小组,各组驾驶冲锋舟分头转移被困群众。

  10分钟后,冲锋舟绕过重重障碍,接近了屯子,由于水的深度不再适宜冲锋舟,战士们只好下水推舟。水下暗流汹涌,每迈出一步都很吃力。走了大约20分钟,终于到达第一户村民家前。

图为武警官兵正在为老人穿上救生衣。
图为武警官兵正在为老人穿上救生衣。

  “大爷,我们来接您了!”官兵们对独居在此的89岁农大爷喊道。几名战士上前把老人背上冲锋舟,又推着船赶赴下一户。

  “救命呀!我们在这里!”冲锋舟所经民房,不时有被困群众朝官兵呼救。

  “我们先救情况最紧急的,晚点来接你们。”为稳定被困者情绪,战士蔡佳展主动申请留下,陪伴他们等待下一轮救援,也为冲锋舟多腾出一个位子。

  出村又是一段艰难的推舟路。多了8个村民的重量,推起来自然更加吃力,壮实的李广,累得小腿直抽筋。

  “叔叔,武警叔叔,救救我们!”这时,突然传来几声小孩的呼叫声。

  原来,村民梁大姐的平房被完全淹没,她带着2个儿子,站在屋顶求救。官兵马上再次下水,趟着齐胸深的水,把梁大姐一家救上冲锋舟。

  “还有没有人?还有没有人?”晚上10时许,灾区现场的群众大部分已转移至临时安置点,为了再次确认有无遗漏的被困群众,官兵们又兵三路对下念屯再次搜排。

图为武警官兵正在转移受灾群众。
图为武警官兵正在转移受灾群众。

  “有人!那里有人。”当搜索到一幢四楼居民楼时,官兵看到了两个人影。走近发现,原来是两名老人,一开始逃到四楼以为不用转移,后来看到不断上涨的洪水着了急,两个老人不停地走动。

  “照过去,照过去,把灯照过去”。由于楼道狭小,冲锋舟靠近不了,为了尽快把两位老人救上船,大家各司其职,下水协力把老人背上了船。

  “兵屯、道屯也被困了!”30日下午2时,天等镇盛典村传来灾情:兵屯、道屯约1300人被困,断粮断水。

  官兵迅速转战到这两个屯。在救援中,5岁女孩梁宝宝已连续两天高烧不退,因为无法出屯就医,60多岁的奶奶梁月英万分焦急。

  据梁奶奶说,孩子父母在镇上工作,屯里突遭洪水围困,也回不了家。情急之下,老人带着孙女一早靠自制的竹筏向外划。

  “来,扶着扶着。接一下!”官兵赶紧把奶孙俩接上冲锋舟,并通知支队驾驶员在岸上守候。经过近1.5小时的水陆接力,孩子被及时送到医院,得到了救治。

  倾力救援伤病人员,全力转移险境群众。经过连续奋战,官兵们先后营救转移受困群众400余人,发放各类救灾物资6吨多,用无畏和大爱诠释了使命担当,为人民群众撑起了生命的“保护伞”。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